公证处回应老人送房给水果摊主,需经有关部门进一步认定

  11月24日,老人亲属首次对外受访称,他们也是看新闻才得知老人赠房一事,并且对于老人意定监护的有效性他们表示质疑。而他们质疑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老人在一次住院以后,出院时,医生在出院小结中写明,老人已有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的症状。

  针对老人亲属和外界的质疑,今天普陀区公证处对老人当初进行公证的情况进行了说明,表示当时公证员是在与老人进行了多次沟通,反复确认老人的意愿后,才为其办理了公证手续。而从当事人在办理公证时的谈话情况和提交给公证处的病例等材料中,不能反映出当事人的行为能力出现问题。此外,办理公证过程中,与居委会及当事人家属沟通并不是必要程序。而在公证办理的过程中,公证员也曾与老人居住地的居委会进行过电话联系,询问老人的状况。

  另外,公证处也表示,如果老人亲属认为公证书有错误,可以在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项公证之日起一年内,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机构会在完成复查后,对亲属做出回复。

  针对老人部分亲属的质疑,公证处表示可以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机构会在完成复查后,作出复查处理决定。对于老人亲属提出的异议,建议他们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进行处理。

  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在接受新民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证机关在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愿的情况下,除了为其办理“意定监护”外,还办理了“遗赠扶养协议”公证材料,客观上保证了老人受到赡养、被送终的合法权利。此外,老人即便已诊断出阿尔茨海默症,也不代表其在公证时为限制民事责任能力,需经有关部门进一步认定。

  1.意定监护是《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确定的一项法律制度,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

  2.意定监护公证和遗赠扶养协议公证是公证机构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提供的公证法律服务之一。

  3.我们注意到近日媒体报道的老人指定非近亲属作为监护人,并将财产以遗赠扶养协议方式指定非近亲属为受益人的情况。就目前了解的情况,公证员与当事人多次进行了交谈,在反复确认当事人的意思后办理了公证。从当事人在办理公证时的谈话情况和提交给公证处的病历等材料不能反映出当事人的行为能力出现问题。在公证办理过程中,公证员与老人居住地居委会进行了电话联系,询问了老人的情况。

  4.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认为公证书有错误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项公证之日起一年内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机构会在完成复查后,作出复查处理决定。

  对于老人亲属提出的异议,建议他们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进行处理。希望媒体的报道客观公正。

  5.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从保护老人的角度,我们再次提醒媒体不要再去打扰老人。

  家庭的温馨和温暖、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能是老先生一辈子最缺的东西。每次看着孩子们跑来跑去听着“爷爷”“爷爷”的叫声,老人就觉得非常幸福。

  小游觉得自己被命运眷顾了,但老人反而说遇见了小游这样的人是自己运气好,他们双方都觉得自己收到了生活的馈赠。

  2017年,老人带着小游到上海普陀公证处办理了意定监护(指成年人在意识清醒时,根据自己的意愿,选定临终监护人处理后事),老人决定把自己的晚年和遗产,都托付给小游,他们之间“陌生的亲情”获得了法律的保护。

  老先生说,自己已经88岁了,日子看得到头,他将来的身后事就全部交给小游来操办了。


返回顶部